事涉承包區!一快遞員狀告快遞公司

 貨運路線         |    2019-03-20 03:58

今天是 ?2019年3月19日 ? ?星期

快遞物流之聲第1553期文章 ?

文章性質轉載 ?來源:正義網北京(見習記者崔曉麗)全文共1462,?閱讀約需 2.92分鐘

原標題:快遞小哥與公司對簿公堂 稱快遞公司大都不簽訂勞動合同

隨著快遞行業的迅猛發展,不少快遞公司采用了服務外包的形式發展業務。那么,承包商招聘的員工與快遞公司之間是否存在勞動關系?快遞公司是否有向員工支付勞動報酬的義務?日前,因不滿仲裁裁決,北京巨匯快遞有限公司分別將溫某、劉某、徐某、王某、滕某等五人訴至法院。19日上午,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此案。

原告:承包商雇傭的員工和快遞公司無關

2016年10月17日至2018年10月16日,王明強(化名)承包了原告北京部分地區的快遞收攬、派送件等業務。溫某等五人就是這一期間被王明強招聘而來。但王明強作為管理人員,很少露面,工資久拖不發,2018年春節后徹底消失,快遞公司和員工都無法和他取得聯系。

為了挽回自己的損失,溫某等五人到北京市朝陽區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尋求幫助。仲裁委最終裁定,北京巨匯快遞公司與溫某等五人構成勞動關系,要求公司支付五人工資5100余元到3.6萬元不等,支付未簽訂勞動合同的雙倍工資差額1600余元到3.6萬元不等,并賠償經濟補償金。北京巨匯快遞公司不服,訴至法院。

庭審中,原告北京巨匯快遞公司訴稱,王明強并不是該公司員工,與公司之間是承包者與被承包者的關系,有簽訂的《承包合同》為證。合同中約定,王明強聘用的員工與其形成用工關系,并簽訂相關協議,如因此發生任何用工爭議,由王明強承擔全部責任。

“勞動裁定書的內容顯示,溫某等五人承認是王明強招聘的員工。工資由王明強通過微信、支付寶等形式發放,這和我們公司用銀行卡發放工資的方式是不一樣的?!痹孢€認為,被告要對自己的主張承擔舉證責任,現在溫某等五人既無法拿出與快遞公司簽訂的勞動合同,也沒有解除合同的書面文件。當事人自己沒有盡到審慎的義務,造成的經濟損失后果不應該由不知情的快遞公司承擔。

被告:快遞從業者幾乎都不簽訂勞動合同

記者注意到,五名被告中,滕某因故并未出庭。

對于原告的訴訟內容,四名被告一致認為,是通過58同城上發布的快遞招聘公告,從而應聘到王明強所在的快遞站點?!拔覀円恢币詾橥趺鲝娛强爝f公司安排到快遞點的站長,對于原告所說的承包合同,我們不認可其真實性?!北桓嫒藴啬痴f,她負責客服工作,所在的一個快遞微信群里記錄了攬件的情況。

“如果我們不是該快遞的員工,為什么可以在該快遞搶單后臺里搶單?我們的電話號碼被固定標注為快遞號碼?這些原告都不知情嗎?”被告人王某告訴記者,自從他離職,要求勞動仲裁以后,公司已經將他的搶單后臺賬號注銷。

對于不能拿出勞動合同的原因,被告人劉某顯得很激動:“除了順豐快遞,快遞公司大都不會簽訂勞動合同。欺負我們不懂法?!眲⒛痴f,離職之前他負責快遞的裝卸貨工作,九個月沒發工資之后,實在沒有辦法,只能離職。

“如果原告埋怨我們入職沒有盡到審慎的義務,沒有對王明強的身份好好核查,那你們作為一家公司,為什么不能監督好王明強,任由他招搖撞騙呢?”劉某說。

法官:承包商個人無權簽訂勞動合同

庭審中,鑒于原被告針對是否構成勞動合同爭執不下,法官詢問是否同意調解。原告表示,可以按照《勞動報酬墊付申請書》的形式,支付勞動報酬,四名被告同意。最終溫某得到報酬1.8萬元,王某2.5萬元、徐某2.8萬元、劉某2萬元。

對于為何不承認勞動關系,還同意支付勞動報酬的情況,原告代理律師解釋,不想再繼續耗費精力打官司。同時強調,他們現在只是幫忙墊付工資,“我們會繼續向承包商王明強追償”。

負責審理該案的白星暉法官表示,原則上來說,個人是不能和勞動者簽訂勞動合同的,只能是企業、事業單位和個人簽訂勞動合同。個人之間形成的更多的是一種勞動雇傭關系。法官建議,為了避免以后糾紛的發生,勞動者入職前一定要和單位簽訂勞動合同。

聲明:此消息(含圖片)系本平臺轉載發布??爝f物流之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文章內容僅供參考。